用户木生

想整日风花雪月,当个空想家

人间喜剧

笑我痴,笑我狂,笑我醒时亦醉醉亦醒。十分荒唐。
哭你喜,哭你忘,哭你假作真来真作假,一笔烂账。

对这首歌的感觉,就是冷,越听越冷。
大概是一首绝望的歌,出奇应景。
听不懂系列。

巨星这首歌是我唯一特别有感触的
其他歌离我有点远。
大概就是这样,我们一开始都自命不凡。以自己看世界
后来长大,才发现无能为力。
我原来不是这么优秀的人。
我原来还是心有希冀。
我原来从不坚定,傻得可怜。
我原来还没有彻底麻木。
原来一步一步地走真地痛苦。
我原来还是没有放下有一天会变得伟大。
从别人来看,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甚至无谓的牢骚。
从自己来看,这是我屈服的一生。

大人妥协的样子虚伪又辛酸

这个时代
无数人生,无数人死

月下漫步,庭中静行

年少西窗木槿花(一)

        我喜欢的男孩子,他站在荒野遗落的铁轨上,身后的暮光拥抱醉红的云朵,温柔地燎烧大半个天空。风哗啦啦吹响一地的野草,吹动他的衬衫和领带,吹起他柔软的黑发,露出光洁的额头来。他站在那儿,望着天蓝得清亮的另一边。         然后一
        然后,天光大盛。我迷迷糊糊地坐起来,靠着墙壁。风穿过昨夜未关好的窗,吹得蓝色窗帘鼓鼓地飘起来。我侧头透过缝隙看见西窗边上春日粉蒸云霞的木槿树现在光秃秃的枝干只零星地坠着几片将落的枯叶。
        冬天到了。

  许许多多的故事都是说书人自己的悲欢。
 

读《煎饼侠》有感

我想当个英雄,即使我只是个狗熊。